關於部落格
一個可以輕鬆交流、及時溝通、資訊分享的平台

紡織新知、環保理財、生活常識、流行資訊一網打盡

在這裡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歡迎分享你的喜怒哀樂~
  • 241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探究根源,擺脫不用心

同時,南格博士也指出了「不用心」的根源:

一、草率的認知承諾:我們對世界萬物的認知建立在很小的時候,而這過程相當草率也相當粗糙。又例如我們也很容易相信指令,假設有醫生告訴我們得了癌症,「癌症等於殺手→我會被殺掉」的認知就會擄住我們,於是即使沒有真的癌症,我們也可能以心靈的力量殺死自己,而沒有想到要「用心」去看待這個診斷或警訊。

二、相信資源是有限的:我們相信資源是有限的,因此就會在這個脈絡中處處妥協,包括爬山後的「疲憊」都可以是如此,因為我們相信我們體力有限,爬山必然很累,所以在完成之後就會累得不得了。假設這時候出現其他適當的刺激,也許我們很快又會把疲憊拋在腦後。

三、為了結果而教育:大部分的教育重視的是「結果」而非「過程」,這種問題在台灣尤其嚴重,孩子的「用心」程度從進小學後遞減,「用功」程度倒是被要求遞增,於是就增強了「不用心」的問題。

四、脈絡的影響力:我們對任何情況的處理方式都跟周遭環境、前因後果,或稱為「脈絡」有關。舉例來說,一個人看到一隻蟑螂在房間爬,拼死了命也要消滅牠才能睡覺;但是如果旁邊有男人,我們就尖叫!
不用心的代價不用心留下的印記是非常深的。我們打從心底知道我們的日常生活腳本是什麼,對於每天都要做的例行事務,除非有問題產生,不然我們並不會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像是把鑰匙留在車裡,或把襪子丟到垃圾桶而不是洗衣籃等,這一類的事情常會讓我們驚醒。南格博士進一步指出,不用心的代價包括:狹隘的自我形象、無心的殘忍、失去控制力,以及受阻礙的潛力等。

在狹隘的自我形象方面,一個單一僵化的自我形象,會是個人與企業極危險的弱點。對企業來說,單一僵化的自我形象(企業形象)造成的後果同樣是非常嚴重的。透過企業管理,一家企業可以設定它要經營的市場,但也會使它陷入自己所設的範圍中。在一九七五年,拉維特在《哈佛商業評論》寫了一篇文章,其標題為「行銷之短見」,裡面寫道:「在過去的時代裡,鐵路並沒有因為乘客需求與貨物運輸的下降而停止拓展,一直持續擴大。現在,鐵路陷入危機不是因為其他產業(汽車、貨車、飛機、甚至電話)滿足了交通上的需求,而是鐵路沒有滿足交通上的需求。鐵路讓其他產業搶走了客戶,因為它只把自己當成是『鐵路產業』,而不是『運輸產業』。」
  
我們注重結果的傾向,而這種傾向也會窄化我們的自我形象。當我們嫉妒其他人的財富、成就或個性時,常常因為我們做了「錯誤的比較」。我們可能只看到他們努力的「結果」,沒看到他們努力的「過程」。舉例來說,想像你正跟一個教授在她的辦公室裡談話,你聽到她用了一個你完全不了解的詞彙,你或許會因此覺得自己恐懼又愚蠢。現在,想像一下同一個教授坐在她的書桌前,桌上擺著一本翻開的字典。你可能會因此推斷她之所以知道那個艱澀的詞彙,是因為花時間去查字典、在她讀的書裡找那些字,或是以其他直接明白的方式學習它們。只要你想學,你一樣也可以查字典,只要仔細留意過程、仔細留意要成為一個專家所必須經歷的步驟,我們就能避免自我貶抑。
  
一個植基於過往表現的自我形象也可能會令我們感到壓抑。一個每次減肥都只能節食兩天的人,或一個每次都跑不到一英哩的人,或一個總是在週末把工作帶回家做的人,或一個從不知道如何省錢的人,這些人或許會認為這是他的個性中永遠無法改變的部分。除非這些人改變他們的思考模式,不然相同的挫敗將會一直延續下去。
  
即使是那些自認有能力的人,都發現那份自信會被無意間接受的標籤給腐蝕了。在結婚之前,安妮可以核算支出;結了婚之後,她讓她的丈夫接管了這個工作;現在她離了婚,安妮再也無法勝任這項工作。珍妮是個充滿自信的律師;有了小孩之後,她離開了工作崗位。現在她想要再度回到職場,但失去了她原有的自信。這些令人相當熟悉的情況說明了一種現象,稱之為「自我誘發的依賴」。
  
在無心的殘留方面,行為有一種逐漸增強的本質,不知不覺間(不用心)踏入陷阱。不用心確實可以讓我們麻痺面對各種情況,例如把「狗」當作「寵物」,再把另一批「狗」當作「狗肉」,寵物與狗肉其實都來自狗,只是我們刻意用「不用心」來忽略。
  
不用心會讓我們無法做出明智的決定,並進而限制我們的自我控制力。同時,我們還會時常自我限制了自己的選擇。在許多種讓我們自我設限的行為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把錯誤歸究於單一因素」。這種不用心的行為讓我們在尋找事情的解決方案時,受到極大的限制。在研究離婚行為中,比較了下列兩種離過婚的人:把離婚的過錯推給前配偶的人,以及以多元角度解釋為什麼會離婚的人,發現前者的痛苦期較為長久。
  
而我們也總是會有種傾向,當我們第一次學會一種解決事情的方案或模式之後,接下來便會盲目、不用心地堅持不斷使用它。在一個關於「心態」的典型研究中發現,當受試者學會一種數學解題方式,並運用的得心應手時,多數受試者會持續使用這個解題方法來計算接下來的題目,即使有些題目有更簡便的方法可用,他們仍然盲目不用心地視而不見。
  
在習得無助感方面,重複的失敗會帶來一種更為嚴重的選擇力喪失與控制力喪失。經歷過無數次的徒勞無功之後,有許多人就會因此放棄。一項著名研究中,顯示出一旦某人產生了這種「習得無助感」之後,這種無助感就會擴散,影響到那些他原本有能力掌控的情況。即使解決方法就在眼前,這種不用心、自以為將是徒勞無功、提早放棄的心態,會使他不再重新思考整個情況。因此他總是消極地面對問題,即使這些問題只要用別種方法就可以毫不費力地解決。過去的經驗決定了現在的反應,並且使人們喪失了控制力。如果我們懂得在遇到問題時尋求新的觀點,我們或許可以避免「習得無助感」。
  
「習得無助感」最初是在老鼠身上發現的。當牠們被放在冰水裡時,牠們可以毫無困難地游泳四十到六十小時。然而,如果不把老鼠直接丟進水裡,而是先吊著老鼠、讓牠們掙扎,直到牠們放棄掙扎後再丟進水裡。結果發現,這些老鼠掉入水後會立刻放棄因此溺斃。
  
在受阻礙的潛力方面,我們幾乎所有人都只使用了潛能中的極小部分。只有在某些特殊情況下,例如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偉大的愛、宗教狂熱、勇敢殺敵的士氣等,我們才會開始探索那些沈睡在身體中既深遠又豐富的想像力資源,或蘊藏豐富的生命能量。不用心其實跟潛能荒廢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不用心會削減我們的自我形象,窄化我們的選擇,讓我們陷入單一思考模式的心態中。正如南格博士完成有關年長者的研究之後,對這些荒廢的潛能有更強烈的感受。當要試著讓這些老人有所進步和改善時,必須克服一項主要的障礙:不論是老人或照顧他們的人,大家都有一些自年少時代就已建立的,關於老化的「草率的認知承諾」。
  
當一個小孩子聽到有關行動不便、暴躁的老人時,腦中的快門立刻就拍下了同樣的形象。這個小孩子當時可能不覺得有什麼關係,但當他到了老年之後,他可能就不會去質疑這種形象,這個最初的印象,會成為他以後學到與年老有關的所有事情的基礎。
  
為了測驗這些早期經驗的影響,找來兩組在年少時曾與祖父母同住的年長受試者,其中一組在兩歲之前曾經與祖父母同住,另一組只在十三歲之後與祖父母同住。他們預想那些兩歲小孩的祖父母應該比較年輕、比較健康,而且在兩歲小孩眼中的祖父母應該比十三歲小孩眼中的祖父母看起來更高大。如果真是這樣,受試者初次接觸老年人時的年紀越小,他們對年老的「草率的認知承諾」就應該越正面。
  
參加這項研究的人,他們的平均年齡是七十九歲,鼓勵他們回想,跟他們談談有關過去的事情,在面談結束之後,這些受試者都個別接受護士的評估,這些護士並不知道一開始的假設。那些越早建立有關年老的「草率的認知承諾」的人,通常也是被評估為頭腦較靈活的人,他們通常也被認為更有活力並且更獨立。
  
對於這個結果,或許還有其他可能的解釋方式。然而,這個結果告訴我們,除了在成長過程中曾被教導的方式之外,如果我們還能努力去探索其他的可能性,我們就可以做得更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